景顺长城基金李进:提高投资胜率 重仓稀缺核心资产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1-10-23

  www.14478.com旺角网旺角图库!资本市场不仅是金钱“竞技场”,更是人性“放大镜”。敢于在这里施展拳脚的投资者,鲜有“出道即巅峰”的幸运儿,更多的是历经风雨和跌宕起伏的“炼钢者”。

  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,李进直言,当时“只顾低头走路”,直到在挫折中自我反思后,才学会了“抬头看天”。他认为,捕捉个股超额收益提高投资胜率,既要打磨并拓展个人能力圈,也要着眼于中长期产业发展趋势。前者是脚下的路,要步履稳健、从容不迫;后者是头顶的天,以星辰明灯,照亮前程。

  在进入投资圈之前,李进有过一段银行信贷工作经历。当时,作为信贷审批员,他需要对贷款客户的信用资质进行调研摸底。实地走访企业、与管理层交谈、了解上下游供应商等。也正是这段经历,为他日后的深度研究打下了基础。

  2010年,李进进入华泰证券担任研究员,正式开始了他的投研职业生涯。2013年,李进加入宝盈基金,继续从事行业研究,2016年10月开始正式担任基金经理,在近5年的时间里前后管理过多只基金。银河证券数据显示,至2021年5月14日,他管理时间最长的代表基金,近4年业绩在同类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名稳居前列水平。

  2021年5月,李进加盟长城基金。新锐基金经理加入头部权益投资公募,很快就引来了市场的高度关注。更确切地说,市场热切期盼李进能在新的平台上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”。

  但实际上,李进并不属于“出道即巅峰”这类幸运儿。在靓丽业绩背后,他有过鲜为人知的艰辛付出。在开始管理投资组合的2017年,从研究员过渡到基金经理的李进,面临着寻找交易策略和能力圈两大核心问题。李进坦言,刚开始担任基金经理那段时间,是他从业以来心理压力最大的时候。“当时的交易策略尚不成熟,目光不够长远,投资决策容易受到短期因素和市场情绪干扰,投入很多时间但收效甚微,首年投资业绩勉强跑赢沪深300指数,净值波动率比较大。”

  对于能力圈的认知,李进认为自己只赚自己能力圈的钱。自2017年以来,李进管理基金的重仓股从没出现过白酒股。“当时白酒行情是主流行情,身边同行大多都买了白酒股,吃饭聊天时的话题都是消费白酒。这让我很尴尬,因为只有我没买。”李进直言,看着大好的白酒股行情,当时心里确实有过“试一试”的想法。但个人能力圈毕竟不属于那个领域,最终还是抵抗住了诱惑。

  “回头看,我并不后悔。”李进说,自己是制造业研究出身,初期投资也主要是集中在制造业领域。2017年之后,他开始复盘自身的投资行为,并基于产业趋势研究思路,将能力圈拓展到了TMT和医药等行业中来。从2018年开始陆续买入医药股,并开始对组合贡献出了超额收益。

  “投资不能只顾低头走路,更要抬头看天。如果能看清星象的指引方向,前进道路也就不会迷茫了。”李进认为,能力圈拓展的关键在于,学会屏蔽短期干扰因素,着眼于中长期产业发展趋势。无论什么年代,大牛股都是从特定时期的产业发展趋势中诞生的。因此,要提高投资胜率,就不能脱离了时代发展趋势这个“天”。

  2018年,李进通过果断的防御策略,取得良好业绩,并开始走到了聚光灯下。

  2018年,“去杠杆”是宏观经济的最主要特征,A股也随之开启了一轮调整行情,沪指从年初的近3600点调整至年末的2400多点。面对这样的行情,李进果断选择了减仓,将基金仓位从一季度末的八成多降至二季度末的七成以下。他回忆说道,当时减仓主要有两方面考虑:一是市场整体估值比较贵,二是市场流动性和外部环境因素都不支持市场行情走高,因此就做了阶段性的防御策略。

  “我做投资的目标有两个,一是希望每年的业绩排名能进入市场前50%,二是能给基民带来持续超额收益。像2018年这样的年份,赚取绝对收益难度很大。顺势而为之下,要通过降低仓位来保存实力,等风险过去了再选择进攻。事后看来,恰是2018年的那次减仓,为后续的投资收益奠定了筹码基础。”李进说。

  2019年,市场行情出现好转,开启了新一轮结构性行情。李进前期布局的医药、制造业等赛道,陆续走出一批牛股。李进直言,和其他行业相比,医药行业的产业空间比较大,并且股票数量也比较多,此外医药板块的市值空间大,是很好的投资竞技舞台。

  李进透露,这一年里他有一半的时间投在了公司调研上,全年出差天数超过了100天。“公司调研有两大侧重点:一是通过亲身走访对公司基本面有个客观了解;二是通过走访来感受公司的软实力,如公司文化、管理层战略眼光等。这些信息会在投资决策中起到关键作用,虽然很难量化到投资模型中去。”

  深入一线的调研,让李进找到了重仓独门股。李进说道,在长期调研跟踪之后,他于2019年二季度重仓了一只股票。但当时市场上却盛传该公司存在财务数据造假,使得该公司股价一直处于低位。为此,李进对公司基本面、竞争对手、产业链上下游等进行了全方位调研。他得出的结论是,该公司的基本面很优秀,股价处于严重低估状态,决定大举买入。在买入后的8个季度期间,该股票价格实现了翻倍,为李进的基金组合贡献出了明显的超额收益。

  经此一役,李进逐步打磨出了一套体系化的基本面研究框架。他表示,研究是为了找到业绩能持续增长的绩优公司,并通过持续跟踪来判断业绩增长的持续性,在这过程中陪伴公司一起成长,去获得公司发展带来的增量价值。

  具体到选股维度,李进说道,在公司的基本面研究上,他会重点关注以下方面:一是公司的产品定价能力和产业格局(即“护城河”);二是资产质量(资产负债表健康程度)和盈利质量(现金流情况);三是公司治理结构、激励机制和管理层品质特征。

  李进认为,优秀的管理层能让公司发展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而有着较好盈利能力(如毛利率超过30%或ROE超过10%)的公司,则能形成较强的抵御市场风险能力,最终有可能成为为数不多的穿越牛熊的稀缺核心资产。

  从根本上讲,投资的核心在于处理一对主要矛盾。矛盾的一端是“好公司”,另一端是“好价格”。

  李进认为,估值在本质上是一个“比价”过程,虽然在估值过程中投资期限和公司质地是核心因素,但更多会与基金经理的价值偏好有着密切关系。在他看来,走正确的道路会走得比较长远,他希望做一个长期主义者,陪伴优秀公司一起成长,但并不希望以过高的价格买入一只股票。他进一步说,在组合管理中,有一部分标的是战略性持有(如前十大持仓个股),对这类公司会给予较高的估值容忍度;但有些公司是属于战术性布局,持有期相对较短且预期收益率并不高,对这类公司的估值容忍度会有所降低。

  “整体而言,我首先会给目标公司设定一个预期价格和估值区间,如果在持有过程中公司发展超预期,迅速达到了目标价,我会选择高位兑现收益;如果基本面因外部因素发生恶化,导致最初的买入逻辑发生破坏,则会在中途卖出。”李进说。

  此外,为使得组合整体收益最大化,李进还表示,选股除了要考虑个股本身基本面因素之外,还要考虑个股之间的相关关系。他指出,某些个股会因行业联动性产生相关关系,从而相互抵消掉组合收益,这也是组合构建中需要防范的风险点。“组合管理特别像一场战斗,每个基金经理都是一位将军,买进的股票就是士兵。我希望我的组合是一个整体的组合,是一个比较均衡的组合。因此,我会从整体角度思考自己的组合,努力让组合有比较好的赚钱效应。”

  李进在今年8月31日正式出任长城科技创新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,开启了新的投资之旅。李进认为,四季度市场依然存在结构性机会,接下来看好制造业相关领域投资机会,将围绕新能源、军工、半导体等方向赛道进行投资布局。

  李进指出,接下来投资的关键在于选择细分景气行业的优秀公司,享受到时代发展带来的红利,从而赚取能力圈范围内的投资回报。他强调,超额收益来自于前瞻性的深度研究,在接下来的投资布局方面,看好制造业相关领域,“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,中国的制造业投资机会应该是比较大的,后续会重点围绕新能源、军工、半导体等方向进行投资布局”。

  (李进,武汉大学金融学硕士。2007年7月至2010年2月任职于农业银行深圳分行,2010年3月至2013年8月任职于华泰联合证券研究所,2013年8月至2021年5月任职于宝盈基金,2021年5月加盟景顺长城基金,任股票投资部副总监,8月31日起担任景顺创新混合基金经理。)